轉貼:我和我所了解的張秀霞其人 (一)

作者:蓮花彥樺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於1993年3月13日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法號蓮花彥樺。

我寫這篇文章,若非情不得已,我是不會披露我的過去的。

下面我說說我的皈依過程:

1992年的12月, 盧師尊到達新加坡, 主持IMM息災增益超度大法會, 當時我有機緣參加。我帶著家人一起去了。通過了解,在法會報名處,我為全家報名祈福,同時也為先父及祖先報名超度。我、媽媽和女兒又各請了一個師尊的佛牌戴上頸項。

沒想到的是,法會一開始,坐在會場裡,我的眼淚就不由自主,止不住地流淌,沒有停過;法會過後走到場外,我馬上空嘔。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晚上躺在床上,一閉眼,盧師尊清晰的形像立即出現在前上方的空中,重重祥光布滿虛空,瑞香陣陣不息。過會兒,漸漸睡去之後,朝思暮想最疼我的父親突然走進我的夢裡,他帶著生前那從未有過醉人的慈祥,像和風一樣將我輕輕包裹,他深情地看著我,柔和關懷的話語第一次從他口中說出,我的眼淚像決提的河流奔灑下來。他跟我說感謝我幫他報名超度,臉上又現出了依依不舍之情。與他同來的還有我的外公,外婆。我們在夢裡聚會著。哭著哭著,我就醒了。此時我心中久久回蕩著對盧師尊的深深感激,感激盧師尊的殊勝超度,感激盧師尊讓我冥陽兩道會親人。這樣子的殊勝,世上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唯真正大成就者才能夠如此!感恩再感恩!

接著,盧師尊去馬來西亞做法會,我們一家三人也跟著來到馬來西亞的檳城,在酒店住下。我們的房間在二樓。上到二樓,快到門口,突然之間,我口中念出了我從來沒有學念的師尊心咒“嗡。咕嚕。蓮生。悉地。吽。”(當時我還尚未皈依),同時對前面有一種怪異的感覺。門一開,吹來風,異味撲鼻。女兒(當時10歲)急著去洗澡,走進衛生間,就把盧師尊的佛牌摘下,放到一邊。隱隱之間,感覺有人從背後盯著她,於是又不由自主地重新戴上了佛牌。洗澡的時候,轉頭看到浴缸邊,突然有一個長發,沒穿衣服的女人的身影,一閃就不見了。女兒也沒怎樣驚嚇,轉眼就忘記了。直到回到新加坡,想起了這件事,告訴了我媽媽。我媽媽知道後,趕快去問通靈人。通靈人告訴她,剛開始,小孩是怕的,但後來身上的佛牌出現光芒籠罩在她身上,她自然就心平下來。這件事的發生,讓我心中再次深深地感恩盧師尊。當下,我決定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為師(生平第一位慧命導師至今)。女兒也要皈依。我問為什麼,她說:“媽咪,我相信盧師尊會保佑我的。”( 小女自小很容易衝犯。自教她“披甲護身”後,身體從此安然了)。

全家皈依盧師尊後,法號都是蓮花。巧合的是,我本名也是蓮花,名字改掉後又用回來了,真有趣。在後文還會提到。

皈依之後,殊勝感應綿綿連連。

關於張秀霞
在西雅圖雷藏寺掛單期間,我認識了張秀霞,目睹了她很多的荒唐事。自從她上電視蓄意毀謗真佛宗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而且消失後,我一直沒有去關注她的消息。直到最近,同門轉帖給我關於鄭堯中對她的採訪之後,我才瞭解到,原來網路上關於她的消息還是很多,而她竟然早就成立一個網站,專門收集散佈毀謗盧師尊的文章。我仔細的去看,發現有很多認識的同門相片被貼在上面,再看下去,天哪,我的相片也赫然在上。文章盡是摸黑歪曲。而在上面留言的這些人,不了解張秀霞的為人,也非當事人,只是聽了一面之詞,或只願聽一面之詞,根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就在那裡以假為真,戴上一副言之鑿鑿正人君子的面具,加上憑空猜測,肆意攻擊他們根本不了解而且已經先入為主地判定是附佛外道的盧師尊。既然文章中提到了我,作為盧師尊的弟子,更是當事人,我有必要把自己所親眼看到,親身經歷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述出來,因為事實是容不得張秀霞刻意的抹黑歪曲。更何況,未經過我的允許,就把我的照片曝光在網路上,這是侵犯人的隱私權。張秀霞口口聲聲要拿起法律的武器提告,卻自己違反法律。難道這不就是為了達到自己誣蔑盧師尊的目的而已嗎???

認識張秀霞應該是在1997年的時候。我皈依了以後,每當西雅圖春秋兩季大法會,我都會去做義工幫忙。期間遇到很多同門從不同的國家來,這些從遠地來的義工同門都會住在廟的宿舍。當時因為跟張秀霞還有一些同門住同一個房間,幾個人一起聊天就這樣認識了。張秀霞說她有頭痛的毛病,是要來這裡請盧師尊經常加持她的。

我所認識的這位張秀霞,很有心機。此人表裡不一,絕不是她自己所描寫的那麼單純。以下說的事情都是我跟她的真實互動。

話說我跟張秀霞相處了一段時日後,她發現我們這些弟子跟盧師尊很親,大家說話像一家人似的,還知道我要請盧師尊和師母吃飯。她對我說她也要這樣。我問你要什麼?她說要跟我們一樣(與盧師尊談話像家人)。過後,她就開始刻意跟我走得很近了。

一天,她對我說:“有時候向盧師尊問事,因為緊張不知道說甚麼,很多想問的事都問不到。”聽到她講得可憐,我想幫幫她,就安慰說:“要不然,下一次如果你有事情要問,我陪你一起去,就不會太緊張。”

第二天,我看到她在床舖那邊寫東西,就問:“你在寫要問事的東西嗎?”她把手中的紙拿給我看,說這是要寫給盧師尊的,她要把她的心情表達給師尊。我看到內容後心中大驚,因為信裡面盡是一些濃烈愛戀之詞,原來是在給盧師尊寫情書!我趕快對她說:“你這樣不行啊,這樣會害了盧師尊,對你自己也不好。” 她的眼中立刻閃出極其不快不屑的神情。接著又癡情地望著信說:“我就是要寫。”我看著她,很無奈。之後,這樣子的情書還在不斷寫。

隔了兩天,她說要去問事,要我陪著。可是,到了密苑她卻跪在問事房的門口,楚楚可憐地說,是彥樺要來問事。我一時沒準備,被她說得直發愣,面對著師尊不知道要說甚麼?師尊很慈悲地微笑說:“沒關係,有甚麼事情要問呢?”我只好說:“沒有甚麼事。”然後,默默地離開了。我真的想不透,張秀霞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甚麼?

那時候,到了要準備晚餐的時間,我就去廚房幫忙。沒過幾分鐘,張秀霞也走進來廚房幫忙。她甚麼也不說,是我實在耐不住,就問她:“剛才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她突然間大聲喊叫,把在廚房內的法師也驚動了。法師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直以為我在欺負她。我有口難言,只有走回宿舍。躺在床上,眼淚不知不覺就流下來。就在這時候,她也進來了,看到我,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剛剛對不起啊,這樣對你。”我問她:“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她沒回答,立即轉移了話題。

平時的她也是非常愛表現。記得那時,她自己講每次回馬來西亞都有專門去學習跳舞,為了表演給師尊看。每次因為沒有機會輪到表演跳舞供養盧師尊,就在那裡哭起來。與她同行的師姐們也直搖頭嘆氣。

說真的,我來到西雅圖雷藏寺,就是為了能夠常常聽到蓮生活佛盧師尊的說法開示,也把每個同門都當成家人。我是用最恭敬虔誠的心把盧師尊的說法開示印在我白紙一樣的心靈上,完全按照盧師尊的教導一步一步按次第修行,從來沒有懷疑過盧師尊的真佛秘法。可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我滿腹的費解。大家皈依師尊是要來好好修行,明因果,改命運,除掉自己的習氣,從惡走到善,從污走到淨,點燃心中的明燈。可我不明白張秀霞你為什麼要做出這種表裡不一的陷害呢?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我一直在包容你的過錯。你是受過菩薩戒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種卑鄙的事情來?今天,我看到你寫的這些歪曲的文章來陷害蓮生活佛盧師尊,你是在用你有毒的利刃刺向盧師尊,也是用你有毒的利刃刺向所有真佛宗弟子的心,你捏造是非以泄私憤不知屠殺了多少眾生的慧命,我實在很為你感到悲哀。

先讓我把你文章中的歪曲一一指正吧,張秀霞!

(未完待續)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cuso99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