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

…..

我講解這些「法義」,「無形」均能明白。

有時候,我會想起從前,在美國西雅圖說法二十年之久,那是對「人」說法。

我覺得對「人」說法反而是比較困難的,我不知道他們在我座下聽法那麼多年是在聽些什麼?我講的很多,一再的解釋,而且重覆。

然而有些弟子,還會流來流去,明明「真佛密法」珍貴的不得了,世上已無一物可以相比,竟然還會輕視「真佛密法」,跑去學一些幼稚園的東西。

有些人,根本聽不懂我的說法,還是那麼貪心,那麼會發怒、生氣。那麼無明,那麼心量狹小。

我明明修到毫無「慾念」了。

有些弟子竟然把自己的師父看成「有慾」凡夫。

真是奇怪啊!

人們聽法的時候,有時候我明明講得很精彩,他卻是睡著了。還有很多人右耳聽進去,左耳就跑走了。還有的只是聽一聽,根本就沒有用心聽進去。有的是聽進去了,並沒有實修,實際上去做。

更糟糕的是:

淺信的弟子。

一聽外人毀謗。

就群起攻訐自己的師父。

如同提婆達多背叛釋迦牟尼佛時,就帶走了很多佛陀的弟子,一起起哄。

想起對「人」說法,我就悵然而笑。在這世界上,要明白一個人的內在果然是太困難了,我如此深明法義,如此勤修密法,如此心開意解,如此證悟,這世界上已經很少有了。但在「人」的眼中,我仍然可能是「垃圾」啊!

我仍然須要尋找:

「在人群中找一個聰明的人。」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teresa tam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