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敢言也想說

吾師蓮生活佛被大譭謗,宗派的師兄姐可能信心受了動搖,很高興大家都站起來護持根本上師。因我們的根本上師從不告人,所以很多人都欺負他。現在網路弟子們都發起護持吾師,而我也盡點綿力,說說我的心聲。不愛看的就...
Read More

以命護師

如果有人要在言語上,行動上傷害我的生身父母,爲人子女的一定是捨命相阻!因爲兒女的身體來自父母,父母養育的恩德極大如果有人要在言語上,行動上傷害我的慧命父親蓮生如來,爲人弟子的一定是捨命相阻,不惜一切...
Read More

蓮花天屹的感悟

分享蓮花天屹的小小感悟在一個晨光熹微的早晨,我眼帶惺忪的坐到窗邊,這本是一天美好的時刻,可我的心情卻是異常沈重無力。我只是一個二十六歲的黃毛小子,一位微不足道的真佛行者,只身在遙遠的北國,說實在,宗派的人事是非離我很遠很遠。無奈最近頻頻在網路上看到一篇篇聲罪致討的毀謗文章,討伐聲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我內心感觸良多。這些毀謗者之中,有曾經幫助過我的恩人,有有過一席之緣的師兄,他們在在是我所欽佩敬重的前輩同門啊!這也難怪我身心大大震動,仿佛陷入無邊黑暗幽深的漩渦之中。他們現在集嫉妒、自我、挑撥、毀謗于一身,仿佛自己才是正義的化身,扮演一個絕情忤逆的審判者。有這樣的人擠在我們中間,甚麼壞事都會冒出來,被曲解後的假象魚目混珠,搞得人心惶惶,動搖了許多初皈依者的信心。我很仔細的研讀了這些大德們的文章言論,嘗試了解他們的論點和企圖。我異想天開的想在其中尋找到他們昔日的影子,過去的情感糾葛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影響,讓我陷入理性和感性的衝突之中,在善意和惡念中掙扎,甚至只想看他們過去的美好,忘卻當下的醜陋和邪惡。可是我不能縱容他們,任由他們傷害我敬愛的佛父,更不能讓他們斷了眾生的慧命,平白錯過了成就者的救度。所以,我不知量力的決定提筆寫下自己的一點感想和看法。如果說這些大德因為修學了原始佛教的法門而發現蓮生活佛教法的錯誤,又或是因為經歷某某的事情後大徹大悟,那他們的修行境界應該較先前更為進步,精神層次更上一層樓。他們口口聲說自己修習觀照禪定,能夠看清世間真相,完全循照佛陀兩千五百年前的軌道修行,那不是應該更具慈悲愛心,更有空性平等義嗎?可是他們卻愈加嚴厲的辱罵自己的上師,想要毀了往昔所承事護持的師尊。這簡直是殘酷的人格自戕,他們遣詞用字盡顯輕藐、誣蔑、毀謗、侮辱的意圖,字里行間都顯露醜陋的面孔。反觀蓮生活佛的兩百三十一本文集,我看到的是成就者的修行歷程,從以前的金剛怒目,智慧劍大斬邪見,獅子吼威震群魔,到後來的菩薩慈語教化,言詞柔軟慈悲,處處顯示佛慧圓融,正是聖者成長的蛻變,開悟見性的象徵。相比之下,毀謗者的言辭粗俗,修行功夫實有待加強。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幾乎沒遇見過一個修行有成的行者是偏激、自私、好鬥的。成就者如果沒有特別的修養和氣魄,何以去調適漫長而艱難的修行生活,還要時時面對弟子反噬、背叛。再者,大德們異口同聲的批評聖尊近日所講解的三灌無上密密法,並譴責出家僧人提倡淫行性慾,卻不知是否自己心邪,把好好的珍貴密法看成了汙穢不堪的淫棍伎倆?依照世俗邏輯,唯有真正的行家深入參學了三灌密法,知其真實口訣和心要,方有資格批評蓮生活佛教法有誤。而外行人或未達境界者,應該保持緘默,不宜多加批評,這跟幼稚園的初學不應該批評博士生的道理完全一樣。這樣的基本常識諸位有大智慧的大德們不可能不懂,不知他們為何偏偏明知故犯,實是居心叵測。簡單的想一想,否定了三灌無上密,豈不就等於否定歷來密教的大祖師?卻不見諸大德點出蓮生活佛所教授的四加行、上師相應、本尊法等密法有謬誤的地方?為何相應而得成就的弟子比比皆是,多如恆河沙數?更何況這些大德們曾是宗派內大大有名的堂主、講師、上師級人物,曾經公開教授大眾真佛密法,相應感應的事跡說得頭頭是道、天花亂墜,怎麼現在一股腦的批評真佛密法是假?故技重施,大德們一貫的手法就是老調重彈,用些道聽途說的假消息來鼓動群眾,口頭禪總是"我聽某某人說、某某人親眼所見",可這些真實的人證都沒有站出來舉證,反倒是聽聞者大舉旗鼓,爭先恐後的為大家打抱不平,聲張正義,不是很可笑嗎?戲說真佛宗的眾同門都被蓮生活佛洗腦,中毒甚深,卻不知自己也企圖為大家洗腦,讓他們信受自己的那一套講法?在批評言論越激烈的當兒,你們反而不敢正面接觸批評對象,各自躲在自己的陰影中搞破壞,召朋結黨,搞起自己的小團體。很少見到比蓮生活佛弘法歷程更苦難的宗教家,從出道至今飽受煎熬,卻依然能夠屹立不倒,繼續宣揚佛陀的三法印。這種精神早就感動上蒼,動人肺腑。活佛的神通只是方便,並不是用來炫耀惑眾,如果因為顯現神通而被標上邪魔外道的標籤,那就太不應該了,太草率了。批評者質疑蓮生活佛的大神通,卻不能矢口否認許多發生在我們身邊的真實感應故事。實在有太多太多的人得到活佛的加持而改變命運,大家都是活生生的見證者,豈能因為幾句毀謗的話語而輕易抹殺掉活佛的加持功德力?毫無疑問,蓮生活佛的傳承清楚明白,有虛空的傳承,更有人間的上師,怎麼會是您們所說的那樣?反問一句,您們的觀照法門師從何處?道法又從哪兒學來?一味的批評別人及否定一切,卻不及時反省自身,完全歪曲了佛陀的教法。我的智慧不高,卻也懂得這種不公平的輿論不會得到大眾的認可。歷來雙方對壘,完全依靠意志的比照,人格的對比,隨著時間的推移,最後只有站在真理的一方能夠站得住腳。我沈浸在真佛密法的世界裡多年,身心都得到很大的裨益,修行確有所得,所以認定蓮生活佛的教法真實不虛。我的人生觀念得到徹底的改變,慢慢學會菩薩捨己的精神,學會佈施眾生,多利益他人,少為自己思量。這樣的思想來自于活佛的身教和言教,是真佛傳承法流的洗滌結果。當我需要幫助的時候,我自然會得到活佛的灌頂加持,也會得到宗派同門師兄姐的無私協助,這樣的宗教組織還有甚麼可以挑剔的?我確信,經過種種的考驗魔難,我們的精神會得到更徹底的洗禮,道心越加堅固,能夠明辨是非!而宗派的體制和管理在經過這次的攻擊,將會更臻于完善,各單位間相互合作,一致對外抗敵,結合成強力的臂腕。在你們這幫反叛者面前,我們真佛弟子卻集結了!有了蓮生活佛這位佛教奇葩,注定群魔要咬牙切齒,坐臥不安!
Read More

吾師是真的假不了!(二)

轉貼:蓮花仲行的給媽媽做一個專訪對着白髮如銀,嘻嘻帶笑的媽媽,幾十年來,我們的對話都是沒正沒經的。今年九十一歲的媽媽,岑如珍女士,今天給她做一個專訪。一個每一天也對着的人,我們走進了土瓜灣一間茶餐廳坐下,將一個又一個小故事重溫,老人家也把很多心聲娓娓道來。我們就在2008年開始講起。自從一次交通意外,為了照顧受了臂傷的媽媽,她就搬入來我家居住,直到現在。及至2008年,媽媽體重已超過了150磅。見她走路也開始很吃力,行走不到三、四米就已經氣喘如牛,需要停頓下來休息。最後就索性出入也以輪椅代步,在室內活動範圍還可以自己稍作走動的。身體狀況也日漸走下坡,經常進出附近元朗博愛醫院,是入院常客。起初為免家人擔心,進出醫院都沒有太通知其他兄弟姊妹,反正已經習以為常。不記得是那一個夜晚,在博愛醫院苦候了四、五個小時,醫生吩咐病人媽媽要入院治療,在那一刻,我其實並沒有什麼反應。醫生給我招招手,示意我坐下他候診桌前面的座位,用幾乎完全平坦的語調告訴我,「您媽媽的內臟功能,心、肺、腎都差不多了,不要有太大期望!」,還安慰我說她的情況已經算是比較好,會儘量讓她舒服!「不至於吧!真的不至於吧!」「究竟你們有無看清楚?」突如其來的打擊,我哭了!為了尋求家人的安慰,打電話給我哥哥、家姐。他們也安慰我說,老人家就是這樣,她已經算不錯的了!似乎這些安慰對我沒有什麼療效。仍然是哭,也不知道哭到什麼時候,哭了一個晚上直至筋疲力盡,睡了一會,明早親手煮了粥,帶著裝出來的笑臉去探望媽媽。出院了!帶上一大堆藥丸,帶上一個氣若游絲的母親回家。深心不忿!我不接受這個結果。西醫不成;看中醫!約了在深水埗的陳庭柏中醫,車到了樓下,沒法子將媽媽背上二樓診所去!只好請有點交情的陳醫師下來路邊給媽媽號脈。望聞問切後,我陪醫師返回樓上開藥單。「伯母已經差不多了,能活上兩個星期已經不錯。給他一點藥讓她沒那麼痛苦,她喜歡吃什麼也不用戒口,找家人多點陪她共聚吧!」醫師沒收診金,只收了藥錢。抹乾了眼淚才下樓,不敢馬上返回車廂,給五哥打了一個電話作簡報。弟子蓮花仲行,誠心懇求,師尊。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密行大成就者。我的救苦救難大恩活佛!請 師佛 救渡母親,為我母親續命!中藥三劑吃完後,再過三天開始肚瀉!致電陳醫師,他說藥力過了那麼久才作輕瀉,可能是食物的關係與他的藥無關。一天少則七、八次;多則超過十次,都已經痾流質的。也看了西醫,吃了止痾的,也不止!2008年12月聖誕前約了Louis Chan,伍國富師兄、其姊及伯母去台中雷藏寺參加護摩法會。我和五哥兩家人帶著不斷消瘦的媽媽同往!半個月下來,體重下降了三十磅!但氣色就好了很多,老人家越來越精神,就只是密密上洗手間!2009年初春某一個早上,下樓見到嘻笑的老媽坐在飯廳梳化上,帶著微微笑的跟我說:「今天我自己一個人行出外邊的公園晨運,我現在行得好好啊!」什麼?是自己走出去100米外的公園?有冇搞錯?根據鄙人無需合理、自己妄作的猜測,可能是因為搭飛機去台中的關係,不知什麼氣流,或者是飛機受到了宇宙的磁場影響。。。。。。。反正就不能,也不准,這些一切是關係到 我的 師尊。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密行大成就尊者。我救苦救難大恩活佛 !因為我非常合理的哥哥們是反對密宗,反對迷信及至到「非常合理」的地步!那究竟媽媽突然身體好起來,是連連醫生作假?編撰醫學報告呃錢?但我們卻又沒有損失喎!應該是僥倖!沒法解釋的僥倖!阿彌陀佛!自2009年至今,帶母親飛越了台海找蕃薯,又擁抱過新加坡美食,到印尼放肆吃,還有西雅圖!唉!在西雅圖也因為吃嗎?對呀!有照片為證的,都在臉書上貼了出來!也順道去過一些法會的,2009年至今,大概好像已經不止出遊四十次吧!只是也順道去參加參加法會!沒有人再提起08年時,媽媽危如疊卵的健康!別人不提!我也沒有提起!今天在茶餐廳內,我蓮花仲行和兒子蓮花律燊,對着白髮如銀的媽媽蓮花如珍,三人對笑。笑了良久,良久 ~竊笑你們,眼見真佛也不知、不信 ~笑,是笑眾生的無名 ~笑,也是自然流露 感恩 聖尊 蓮生活佛 盧勝彥 的救渡,而笑 ~以上每字每句也如實記錄。嗡。古魯。蓮生。悉地。吽。
Read More

吾師盧勝彥是真的假不了!(一)

~蓮花仲行今晚中秋節,特意在閒下來的時候寫寫生命裡一些我自己認為十分重要的記事。內人年青時便患有「子宮內膜移位」,即是所謂的「巧克力血瘤」。1989年經朋友陳煥堂醫生切除手術後,很短時間血瘤又馬上復發...
Read More

我只知師尊盧勝彥救我生命和慧命是真的

~蓮花梓茵看著其他同門分享他們的經歷,我也想起十年前皈依的因緣,當年因為業障現前,連小命也差點保不了。後來因緣際會下認識了真佛宗,那年盧師尊還在退隱中,我不知道誰是蓮生活佛盧勝彥,沒有見過他的樣貌,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