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之「問題」

~蓮花文洋(轉載自蓮花文洋部落格)近來有些自認聰明過人者,每每喜以諸多「問題」來詰問在下,希冀以「問題」來擊潰敝人寫作之意志是也。當然這些不是問題的問題,在他看來似乎要緊的不得了,但在敝人的眼中不過是幼稚兼無聊的提問,回答他的提問煞是浪費寶貴時間,不回答又會讓人覺得是瞧不起人,答與不答實在是兩難也。其實,從一個人談話的內容便可以知道他的年紀,或是他的智力是幾歲,你們相信嗎?例如三、四歲的小孩他想吃肉會告訴媽媽,我要吃肉肉。到了七、八歲他會告訴媽媽,我要吃雞肉或是豬肉,他已經會分別肉的種類了。到了十五,六歲他會告訴媽媽,他想吃炸雞排或是滷豬腳,他不但知道肉的種類,甚至知道食材的烹調方式了。到了二十幾歲他會告訴媽媽,有那家牛肉麵很好吃,又有那家的牛排館的菲力牛排很不賴,這個時候他不僅僅是知道吃肉,甚至知道外面有那家餐廳的料理更棒。你們也可以從一個人問話的內容,來推論一個人的學養與內涵,看他的肚子裡面裝的是不是墨水,還是只是空有一串學歷與頭銜。到頭來,原來他只是用學歷與頭銜來虛張聲勢而已,實則草包一個!要請教他人問題,也得先檢視自己的問題是否有「問題」,到底自己是不是「正問」,還是只是為了非難對方的「邪問」,連這點都搞不清楚,還奢言只要真有其事就非誹謗之說。公然談論他人之私事,揭人隱私、隱疾或是議論他人之家務事,皆屬於不正之問,就算是公眾人物,亦無需將其隱私全部公之於世以求祛疑!喜歡在網路上高談闊論者,請留意自己的尊嘴是否還有口德,免得到了拔舌地獄才後悔當初沒管好自己那張嘴!你們知道十八層地獄,第一層是什麼地獄嗎?第一層就是拔舌地獄,因為任意妄語是世人最易造之業,所以十八層地獄第一層就安排拔舌地獄來治你的妄語之罪!此獄專收在世時,挑撥離間,誹謗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辯,說謊騙人者,死後將被打入拔舌地獄。小鬼會掰開來人之嘴,用鐵鉗夾住舌頭,活生生的拔下舌頭來,但非一下子就拔下喔,而是將舌頭勾出拉長,慢慢拽弄……。此獄受刑完畢後再入剪刀地獄、鐵樹地獄、孽鏡地獄、蒸籠地獄、銅柱地獄、刀山地獄、冰山地獄、油鍋地獄、牛坑地獄、石壓地獄、舂臼地獄、血池地獄、枉死地獄、磔刑地獄、火山地獄、石磨地獄、刀鋸地獄等獄,依其在世所造之罪,逐一受刑。要如何不造地獄之業,就得先提醒自己,身為佛教徒必需有接受他人、他派不同見解的雅量。如《中阿含經‧第二十五經‧舍梨子相應品‧水喻經第五》所述:爾時,尊者舍梨子告諸比丘:「諸賢!我今為汝說五除惱法。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彼諸比丘受教而聽。「或有一人身不淨行,口淨行,莫念彼身不淨行也,但當念彼口之淨行,若慧者見,設生恚惱,應如是除。」;「或有一人身不淨行,口不淨行,心少有淨,莫得念彼身不淨行,口不淨行,但當念彼心少有淨。」;「或有一人身不淨行,口、意不淨行,若慧者見,便作是念:『此賢身不淨行,口、意不淨行,莫令此賢因身不淨行,口、意不淨行,身壞命終,趣至惡處,生地獄中。若此賢得善知識者,捨身不淨行,修身淨行,捨口、意不淨行,修口、意淨行。如是,此賢因身淨行,口、意淨行,身壞命終,必至善處,乃生天上。』謂彼賢為此賢極有哀愍慈念之心,若慧者見,設生恚惱,應如是除。」這段經文告訴我們,要多看他人的優點,別只看他人的缺點,縱然此人一無是處,也要有慈悲憐憫之心!一直把《阿含經》奉為圭臬的諸位大德,請問你們是否有看到這一段呢?喜歡強調理越辯越明的諸位大德,請你們看一下《中阿含經‧長壽王品‧長壽王本起經第一》:「若以諍止諍,至竟不見止;唯忍能止諍,是法可尊貴。」;《增壹阿含經》:「怨怨不休息,自古有此法,無怨能勝怨,此法終不朽。」只有忍辱、忍耐才能止住爭論與紛爭,這是佛陀的教誨,要跟隨佛陀的腳步,別忘了也得學佛陀的身教與言教,空談大道理,言行卻做不到,要如何說服大眾呢?能忍辱、忍耐者,才是第一尊貴!那麼要如何舉發他人的過失呢?舉發他人的過失必需注意那些要領以及應有之態度?請看《雜阿含經》: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舍利弗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若舉罪比丘欲舉他罪者,令心安住,幾法得舉他罪?」佛告舍利弗:「若比丘令心安住,五法得舉他罪。云何為五?實非不實、時不非時、義饒益非非義饒益、柔軟不麤澀、慈心不瞋恚。舍利弗!舉罪比丘具此五法,得舉他罪。」註解如下:一、要在舉發他人過失之前,先確認是否真有其事。二、要在適當的時間點,告知他的錯誤以及過失。三、要瞭解舉發他人的過失,是為了幫助他改過向善,而非為難他人。四、要注意自己的態度是否溫和理性,言語是否柔軟細緻。五、要心存慈悲之心,不可帶著瞋恨與偏見來糾正他人的過失。簡而言之,糾舉他人的過失,必需注意被糾正者的感受,舉發他人過失出發點是慈悲而非瞋恨。你們知道釋迦牟尼佛如何面對邪問嗎?有一部在阿育王時期以巴利文記載的經文,此經名為《針毛夜叉經》,經文中記載了佛陀如何應對針毛夜叉的不正之問,其經文如下:如是我聞。從前,世尊曾住在迦耶城針毛夜叉地域的一個石榻上。那時,佉羅夜叉和針毛夜叉從世尊附近經過。佉羅夜叉對針毛夜叉說道:「這是一個沙門。」針毛夜叉說道:「他不是真沙門,他是假沙門。但我要弄清他到底是真沙門還是假沙門。」於是,針毛夜叉走向世尊。到了那裡,他挨近世尊的身體。世尊挪開身體。針毛夜叉對世尊說道:「沙門!你怕我呀?」世尊回答道:「不,我並不怕你,朋友!不過接觸你是個罪過。」針毛夜叉說道:「我要問你一個問題,要是你回答不了,我將搗毀你的思想,撕碎你的心,提起你的雙腳,把你扔到恒河對岸。」世尊:「朋友啊!在這神界、魔界和梵界,在這婆羅門、沙門、神和人之間,我還沒遇見過有誰能搗毀我的思想,撕碎我的心,提起我的雙腳,把我扔到恒河對岸的。朋友啊!你想問什麼就問吧!」於是,針毛夜叉用偈頌對世尊說道:「貪愛和忿怒從哪兒產生?厭惡、喜樂和恐懼從哪兒產生?思慮折磨著心,就像孩子折磨烏鴉。這思慮從哪兒產生?」世尊:「貪愛和忿怒從這兒產生。厭惡、喜樂和恐懼從這兒產生。思慮折磨著心,就像孩子折磨烏鴉。這思慮也從這兒產生。」;「它們產生於愛念,產生於自我,就像榕樹的氣根;它們各自依附愛欲,就像林中遍布的蔓藤。」;「那些人們知道它從哪兒產生,便把它剷除。你聽著,夜叉!他們超過了難以越過的水流,越過了過去未曾越過的水流,由此,他們將不會再生。」盧師尊回應諸多不正之問,也應用了類似的說法。至於,那些自以為可以用言語來非難他人者,無異於針毛夜叉的無知。佛陀所說的『這兒』到底是那兒,你們知道嗎?我來舉個「正問」的例子給大家瞧一瞧,此提問由禪宗大師,高峰原妙禪師提出的「六則垂問」。一曰:大徹底人,本脫生死,因甚命根不斷?二曰:佛祖公案,只是一個道理,因甚有明有不明?三曰:大修行人,當遵佛行,因甚不守毘尼(註一)?四曰:杲(註二)日當空,無所不照,因甚被片雲遮卻?五曰:人人有個影子,寸步不離,因甚踏不著?六曰:盡大地是火坑,得何三昧,不被燒卻?要見高峰原妙禪師必需能回答出這六則提問,如果來者無法契合佛法妙意者,禪師一律拒絕接見。雖然,這「六則垂問」看似非難學人之問,但卻是勘驗學人悟道境界之妙問,所以若非真修實學的行者,要見禪師只能望著崖洞,知難而退也!喜歡動輒就來個十幾二十個問題的大德們,你們如果有辦法回答高峰原妙禪師那「六則垂問」,那你們就是悟道者,一位悟道者的提問才是夠水準的「問題」,這點見解提供給各位大德參一參!最後,敝人也來個東施效顰,模仿高峰原妙禪師來個「文洋六問」。一問:佛陀是用何種語言開示,雅利安語?巴利語?梵語?吠陀語?(提示:佛陀的開示,叫做「法語」。)二問:佛經的的作者是誰?(提示:佛陀沒有著作。)三問:佛陀在世時,有南傳佛教,北傳佛教,藏傳佛教之分嗎?(提示:原始佛教又稱早期佛教或初期佛教。)四問:佛陀出生的時代,佛陀的教義是正是邪?(提示:當時印度的國教是婆羅門教。)五問:諸小乘經,若有無常,無我,涅槃三印,即是佛說,修之得道,無三法印即魔說。大乘經但有一法印,謂諸法實相,名了義經,能得大道,若無實相印,即是魔說。請問佛陀到底說了什麼?(提示:佛曰:不可說,未曾說,無法可說。)六問:佛陀穿幾號鞋?(提示:佛陀不穿鞋。)欸欸欸!愛問兄,阿湯哥,獼猴弟弟,白眉閃人,抓包法王子,你們可別裝作聽不見,速速將答案道來!※註一:(術語)Vinaya,一作鼻那夜,毘那耶,又云毘尼,鞞尼迦。三藏之一,謂佛所說之戒律。譯曰滅,或律,新譯曰調伏。戒律滅諸過非,故云滅,如世間之律法,斷決輕重之罪者,故云律,調和身語意之作業,制伏諸要行,故云調伏。毘尼母論一曰:「毘尼,名滅。滅諸惡法,故名毘尼。」大乘義章一曰:「言毘尼者是外國語,此翻為滅。」行事鈔中一曰:「毘尼,或云毘奈耶,或云毘那耶,此翻為律。或以滅翻從功能為號。終非正譯,故以律翻之,乃當正義。」義林章二本曰:「毘奈耶者,此云調伏。」探玄記一曰:「毘奈耶,此云調伏。調者和御,伏者制滅,調和控御身語等業,制伏除滅諸惡行故。」註二:注音ㄍㄠˇ:明亮的樣子。說文解字:「杲,明也。」詩經‧衛風‧伯兮:「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Read More

後現代堂

轉貼後現代堂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感謝大家的護持這麼巧,我的博士論文就是寫後現代!中山猴的做法,太妙了,完全的後現代!抄的!*************有人問我,中山猴好像很有錢,辦道場、法會都不用募款啊?道場平常運作都不用水電等開銷嗎?他們問我,中山猴大罵真佛宗的募款,認為佈施行善是多餘,這個荒唐的論點,可以從他們的行為與佛理的ABC部分來解構。這裡先解構他們的行為,佛理ABC的部分另外寫文章述說。中山猴不主張行善,認為捐款佈施是錯的,所以大罵師尊、真佛宗的募款,當然更是全力修理蓮耶、大願學會,希望大願學會倒掉,蓋不了大願雷藏寺。帶著黃色眼鏡看世界,世界自然是黃色的。中山猴為什麼要帶著黃色眼鏡?誰知道?天曉得!我想,如果有人要捐款給他們蓋道場、辦法會,他們是不需要的。不是他們很有錢。而是去山寨就好,去騎劫就好。就是鳩佔鵲巢。不懂?說得白話些?好,就是拐人家過去當中山猴就對了。真佛宗最方便,所有的道場都是地方自主,宗委會尊重道場,不會把持各地道場,這是最好拐走的宗派。其他佛教山頭都是中央集權,哪有這麼容易騙走?所以,用一些拼貼、模仿、似是而非的方式,蠱惑道場的負責人離開,如果這些道場放在負責人家裡更好,因為直接就可以拐走,換個藍標就好了。好個後現代藝術!沒有自己的原創靈魂,一切都是拼貼,一切都是模仿,一切都是混雜在一起(大家有興趣深入看看什麼是後現代,可以古狗一下「後現代」便知)。果然,是個後現代情境下的後現代做法。在策略管理領域,有兩個相對的理論,一個是先進者優勢,另一個是後進者優勢。蘋果的iphone就是先進者優勢,第一個切入市場,或者第一個建立產業標準等方式,一切利益都會進入自己口袋。典型的後進者優勢,就是三星的手機,先進者可能很多,把大多數消費者喜歡的長處,全部模仿、整合在一套系統中,看起來很像,其實又不全部一樣。聽說連手機都可以投影,那可是sony在手持攝影機(handycam)的應用特色,三星照樣放在手機中,稍作改變,避開專利權,就變成新的。從後進者優勢理論來看,中山猴就是這樣去做,南傳佛教抄一些,紅標的正牌堂抄一些(還改成藍色,堂名不變,顏色改變),真佛宗、真佛密法抄一些,茅山抄一些,老莊思想抄一些,佛經抄一些,青城啟靈抄一些,天下修法一大抄,大鍋一炒,換個商標,就是新的藍標。用小乘否定真佛宗,端著一個忠實小乘的樣子,接著,學禪宗推出狂禪枯禪之言,結果呢?打倒自己所高舉的小乘旗子。(禪宗是大乘)這不是法抄公,又是什麼?(抄人家文章叫文抄公)抄來抄去,自相矛盾都不知。全部都有,可是,哪一個是他家原創的?招牌也是抄的。抄猴啊!抄猴就算了,還罵蓮生活佛、真佛密法是抄的,是啦,大家都是抄佛陀的,都是超過去七佛的,都是抄佛陀所宣說得大藏經的。但是,真佛密法與中山猴不一樣,沒有佔舍為王。這種後現代的做法就是它抄完以後,只有它是新的。其他人類都是抄的。更好玩的,就是拿人家的定義來罵真佛宗是邪教,拜託,中山猴連被罵成邪教的「資格」都沒有。慘吧!在宗教市場上根本無足輕重,比一根猴毛還輕。我們真佛宗可是非常有力量的宗派!當然,如果真佛宗不夠大,可能也沒辦法被後現代猴所抄襲。護法說,連「教」都沒有。那就是只有「邪」囉?護法說,有本事就創個白毛教、白毛宗!台南有全台灣最大的新光三越新天地,這麼大的百貨公司,裡面都是專櫃,除了樓管、服務人員、硬體建築、軟體系統,哪個商品是他們自己的?沒有。但是,新光三越絕對不會把別人的商品,改頭換面,變成自己的。這是商場的道義,也是做人的道義。我可能多想了,上述的道理,都是談論做人如此而已。我不懂獼猴。什麼都是抄來的,什麼都是拐來的,連抄拐這招都是抄那個不守戒的傢伙的,有什麼是自己的?有,外表的包裝是自己的,把原創者打成非法者。把原創者的,改成自己的,包裝成自己的。這樣就是自己的。厲害厲害。我說厲害厲害,不是手段,而是臉皮。臉皮太厲害了!人類的百貨公司剛好相反。大門裡面的商品商標都是原創者的。人,才是這樣。猴ㄣ加啊ㄋㄟ(台語)。護法說,不要汙辱畜生!
Read More

失去理智的惡意欺騙

轉貼破解猴網魔弟子對真佛宗的譭謗(之六):自欺欺人的魔猴「十五騙」只有幾隻魔猴歹戲拖棚的部落格,實在是編、導、演皆爛,「魔猴九騙」(原名「彌猴九鞭」)這幕戲的劇本原本已經糟到不行,竟然還增加篇幅成為「十五騙」,真是變本加厲「扭曲教言損慧命」、「不懂佛經亂謗佛」。他們把倒駕慈航的蓮生聖尊詆譭成神棍,使人不明就裡誤信邪見而自損慧命;他們假借原始佛教批評密教,卻不知基本佛理,荒唐之言徒增讀者訕笑。這篇駁斥文章旨在破斥邪見,讓大家知道,肖想提名真佛宗「逆增上緣貢獻獎」的魔猴,根本毫無資格,而其墜三惡道的罪惡更加磬竹難書!魔猴第1騙:自稱曾經為真佛宗付出很多,當然有資格批評真佛宗。
正見:佛法是無上智慧,是解脫的正道,不是任君挑選的商品。要不要修行?要精進到什麼程度?都是自己的事,這正是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Read More

真佛宗怎麼連這種弟子也有?

宗務以和為貴

~盧勝彥(摘自第59冊文集「真佛法語」在我們的宗派之中,由於皈依弟子已達八萬之數,俗語:「一種米,養百種人。」所以真心修法的弟子很多,但顛倒敗壞的弟子自然也不少。我們知道,學佛法,首先要...
Read More

真的有蓮花童子嗎?(二)

實有「蓮花童子

~盧勝彥敦煌石窟蓮花童子一位美國芝加哥的弟子姓董,他在皈依之後,一次又一次的來信。這位姓董的弟子,本人是科學家,重視「證據」,講的是「實事求是」的理智信仰,而不是盲目的信仰。董弟子的問題重點即是「請...
Read More

為何「笑談盧勝彥之文殊結夏安居論」令人搖頭失笑?

轉貼:蓮花文洋的蛋頭學者的偏見」盧師尊的一篇《文殊菩薩的異行》引來蛋頭學者的猛批,這位擁有博士頭銜的蛋頭學者,自許博古通今,妄想瞞天過海欺騙沒看過大藏經的讀者,其實連他自己也沒看過。可惜啊!遇到敝人算你倒楣,我不敢自稱博古通今,至少我會先看原版古文資料,不像你整篇文章都是在自言自語,連個成語典故也不會用,由此可見以你的中文程度如何能詮釋大藏經裡頭記載的《文殊菩薩的異行》呢?蛋頭學者為了掩飾自己看不懂古文,於是他就自創「毒牛奶理論」,他說例如有一杯牛奶參入砒霜,那麼這杯牛奶還能喝嗎?答案當然是不能喝!妄想以此歪理說服讀者大眾《大藏經》是偽經。敝人以《大正新脩大藏經》為例,總共二十六部約三千本經典,如果裡頭只有十本是「偽經」,那麼是不是其他兩千九百多本的經典也都是偽經呢?這種邏輯不通的偽科學才是害死人的毒砒霜,洋博士為了圓謊連歪理也說得像真的一樣!《文殊菩薩的異行》在大正新脩大藏經第十四冊《佛說文殊師利現寶藏經》已有完整的記載,那麼還有沒有古德高僧解釋過這個典故呢?有的!就是收錄在卍新纂續藏經第六十七冊《萬松老人評唱天童覺和尚拈古請益錄》其中的第一則《文殊過夏》。洋博士大放厥詞聲稱要揭開盧師尊的真面目,這篇《文殊過夏》就是原典的古文註解,你看過了嗎?敝人再一次請教這位洋博士你看過這篇由曹洞宗高僧萬松行秀禪師的「評唱」嗎?為免你看不懂評唱二字,誤以為是評論唱歌之意,我先幫你註解一番,評唱:品評提倡古人之說也。如果還是看不懂,請您請教你的華〈中〉文老師以免又要鬧笑話也!說來真是天助我也,六月四日小弟我到雪蘆基金會當義工,基金會林師姐拿了一本書給我看,書名就叫《禪學要籍請益錄》由廣文書局出版,翻開書本一看真令我喜出望外。之前為了駁斥這個亂寫一通的蛋頭學者,花了很長的時間查閱大藏經才把《佛說文殊師利現寶藏經》找出來,印證師尊所言不假真的有這段典故,想不到卻被他胡謅成盧師尊盜用古文欺矇世人。這種連經文出處都不知道的蛋頭學者,說真的我為他感到悲哀,為了辱罵盧師尊連佛經都可以曲解,難道連自己的學術素養,學者風範也可以拋棄了嗎?此書的第一則《文殊過夏》就是被這位蛋頭學者曲解成文殊菩薩到處犯邪淫的那一篇,請各位大德仔細看看曹洞宗高僧萬松行秀禪師對這段經文的註解,真相即可大白!原文恭錄如下:第一則文殊過夏舉世尊因自恣日。文殊三處過夏。(大人得自在)迦葉欲擯出文殊(小縣多官防)才近椎。乃見百千萬億文殊。(更有文殊。是文殊者)迦葉盡其神力。椎不能舉。(大庾嶺頭。不似今日)世尊遂問。汝擯那個文殊。(打云這個)迦葉無對。(早知今日成閑管。悔不當時用好心)天童拈云。金色頭陀。有心無膽。(慚惶銅面具。叵耐鑞愴頭)當時盡令而行。(和尚禪床。不多穩便)莫道百千萬億文殊。只這黃面瞿曇。也與擯出。(珍重天童與萬松)若能如是。不唯壁立真風。(是甚汗臭氣)亦令後人知我衲僧門下。著你閒佛祖不得(知君眼窄)。師云。梵語曼殊室利。此云妙吉祥。一曰濡首。或曰妙德。或稱童真。一曰法王子。蓋教中謂。信首文殊為小男。位後普賢為長子。梵語迦葉。此云飲光。一曰大龜氏。或號摩訶迦葉。揀異優樓頻螺。伽耶。那提。三迦葉波。此二大士。雖示菩薩聲聞。一是七祖佛師。一是宗門鼻祖。所為自恣日者。非謂夏末自縱放逸。律中恣舉見聞疑罪。文殊三處過夏。一月在王宮。一月婬舍。一月小童學。迦葉既掌叢林規矩。見伊破夏敗群。不可放過。佛果道。大象不遊兔徑。燕雀安知鴻鵠。法華道。乃至於王後宮。現為女身。而說是經。乃至虎穴魔宮。正好神通遊戲。一等自了漢。東行不見西行利。巧兒做處拙兒嫌。二祖所謂我自調心。非干汝事。迦葉內秘外現。舉椎欲罰。乃見百億文殊。盡其神力。椎不能舉。直饒踢倒靜樁。大似打破戽斗。誣人之罪。以罪加之。正賊走了。邏蹤人吃棒。所以世尊道。汝擯那個文殊。萬松道。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迦葉飲氣吞聲。大似啣冤負屈。贏得天童道。金色頭陀。有心無膽。金色者。昔有貧女。得一金珠。倩鍛金師。補佛像面。皆報金色。映奪天光。故號飲光。弊服五錢。乞食貧裡。小乘律中。行十二事。梵網經中。用十八物。故號頭陀。亦曰杜多。亦言抖擻。蓋振衣彈冠之義。天童點伊鵰心雁爪。能做不能當。當道掘坑。路見不平。所謂矢到弦上。不可不發也。把瞿曇一時擯出。且留迦葉看堂。既圖壁立真風。亦合權留佛祖。不見道。花又不損。蜜又得成。萬松和尚評唱《文殊過夏》在文章括號裡已點出重點,敝人才疏學淺,身為後生晚輩實在不宜再做註解,所以只能在此提出敝人的拙見供各位大德參考。文殊師利菩薩是七佛之師,大迦葉尊者是禪宗初祖,兩人都是道行高深的行者,但是有某些行者只相信小乘佛法,認為大迦葉尊者依戒律趕走「犯戒」的文殊師利有何不對呢?其實這就是見識不夠寬廣的結果,所以萬松和尚會說文殊師利是大人得自在,迦葉尊者是小縣多官防。迦葉尊者一起念想把文殊師利趕出僧團,為何會看到百千萬億文殊,佛陀還問迦葉尊者:你要趕走那個文殊呢?用白話文來說就是:「迦葉啊!那個地方沒有佛呢?要不要連我也一起趕走呢?」萬松和尚說得好:「知君眼窄!」用白話文來說就是:「迦葉尊者你只知死守戒律,不知活用戒律。」所以犯戒的是誰?聰明的人應該心知肚明,犯戒的人是迦葉尊者。達摩祖師說:「我本求心不求佛,了知三界空無物。若欲求佛但求心,只這心這心是佛。我本求心心自持,求心不得待心知。佛性不從心外得,心生便是罪生時。」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心生便是罪生時」這一句對尚未悟道的行者,你是左想也不通,右想也不通的,迦葉尊者一樣犯了相同的弊病!所以佛陀問迦葉你要趕走那個文殊,迦葉會無言可對。萬松和尚的註解:就是趕走這個犯戒迦葉啊!萬松和尚還將迦葉的心聲說了出來:早知道我今天會變成多管閒事,不如先把自己的心管好!看到這裡真是大快人心,這才是正確答案嘛!蛋頭學者你看得懂嗎?第二段有提到一個典故,佛說法華經五千羅漢退席,為何會如此呢?因為羅漢無法認同佛陀所說的密意,「大象不遊兔徑,燕雀安知鴻鵠。」正是如此這般啊!蛋頭學者說盧師尊文章中的「密,密,密。」是為了幫自己犯戒找藉口,請教這位洋博士你到底有沒有看過《法華經》呢?我知道你又會說《法華經》是偽經,請看了經文再說吧!以下恭錄數段經文給各位大德做為佐證:一、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殷勤三請。豈得不說。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說此語時。會中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五千人等。即從座起。禮佛而退。所以者何。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世尊默然而不制止。爾時佛告舍利弗。我今此眾。無復枝葉。純有真實。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汝今善聽。當為汝說。舍利弗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二、佛告舍利弗。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如優曇缽華。時一現耳。舍利弗。汝等當信佛之所說,言不虛妄。舍利弗。諸佛隨宜說法。意趣難解。所以者何。我以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演說諸法。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唯有諸佛乃能知之。所以者何。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三、止。舍利弗。不須復說。所以者何。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四、爾時佛告舍利弗。止。止。不須復說。若說是事。一切世間諸天及人。皆當驚疑。舍利弗重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惟願說之。所以者何。是會無數百千萬億阿僧祇眾生。曾見諸佛。諸根猛利。智慧明了。聞佛所說。則能敬信。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法王無上尊惟說願勿慮是會無量眾有能敬信者佛復止舍利弗。若說是事。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當驚疑。增上慢比丘。將墜於大坑。爾時世尊重說偈言。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以上是《法華經》的部分經文,佛陀深知第一義諦法不是一般人可以信受的,所以佛陀才會說:「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佛所成就第一稀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換言之,蛋頭學者怎會相信,文殊師利可以變化成女生到國王後宮講經說法,而不是你自己瞎編的淫亂後宮!文殊師利還可以到妓院為妓女講經說法度化淫女,你會相信嗎?當然以你的程度是不可能相信的,你心想文殊師利到妓院不是嫖妓還能做什麼好事,對吧!妓女一樣具足佛性,一樣可以修行成佛,你是不會懂的!萬松和尚道:「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以你的文筆來推斷你的智慧,絕不可能勝過這兩位大禪師,你拿什麼份量來評論文殊師利,我這樣說不過份吧!迦葉尊者沒膽識到妓院去廣度妓女,那敢跑去國王後宮為王妃講經說法呢?所以迦葉看似受到委屈,但天童覺和尚則說:「金色頭陀,有心無膽。」有道是半桶水響叮噹,半桶水博士特別喜歡賣弄自己的專長,商學院博士、心靈諮詢師、催眠治療師,這一長串的學經歷跟佛學一點也搭不上邊,你想用這些「學問」來揭發盧師尊的「真面目」會不會有點可笑呢?妄想用這些學經歷來誤導讀者,以為你真的學究天人,你不覺得羞愧嗎?連禪宗初祖大迦葉尊者都無法測知文殊師利菩薩的「真面目」,還被佛陀告知你要跟文殊師利道歉,你到底看到盧師尊什麼「真面目」?要不要也學學迦葉尊者知恥近乎勇承認自己的過錯,迦葉尊者道:「吾已見文殊師利所現,假使我欲講說文殊師利智慧具足無有盡時,菩薩境界之行而無限量,我以無智故撾揵。」學者啊!學者啊!學者就是要學著點!那天你真的開悟明心見著盧師尊的「真面目」,屆時敝人一定對你恭敬頂禮賠不是,原來你也是大菩薩啊!最後敝人以萬松和尚圓寂前留下的偈語與你共勉:「八十一年,只此一語,珍重諸人,且莫錯舉。」錯舉不如不舉,作學問可以大膽假設,但也須小心求證,帶著偏見寫文章,只會玷污自己的學術地位喔!
Read More

四十歲 vs 六十歲

~Morga在毀謗網站上有人特別提出:「盧師尊說六、七十歲時看起來仍會跟四十歲一樣但這件事並沒有發生」來質疑盧勝彥師尊不是有大法力的活佛。雖然這是一個幼稚的論點,有時也很幼稚的我想發表一些感想。首先...
Read More

給六耳獼猴的忠告

轉貼給六耳獼猴的忠告近來“真佛猴X網”發表了很多誹謗蓮生活佛和真佛宗的文章,版主六耳獼猴與其母親都是曾經皈依真佛十二年之久的弟子,曾在馬來西亞古晉的xx堂,現在竟然在網路上大肆撰文攻擊自己的皈依師父,這真的叫人搖頭歎息、無語問蒼天!試問這是怎樣的世界啊?!你怎麼連自己皈命頂禮的根本上師也要謾駡侮辱,怎麼對賦予自己慧命的師父也要詆毀誹謗?那麼當年皈依證書上的誓願:“盡行壽護持根本上師,護持真佛宗”,都拋在腦後了?昔日自己的誓言都成了妄語戲言?對於你如此謾駡誹謗的蓮生活佛,有一點是你不得不承認的,蓮生活佛永遠的恭敬自己的皈依師父,幾十年來的任何一個場合的每次開示他都一定首先敬禮四教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想想看,單單這一點就值得你和我們大家尊敬和學習了。我了解你是學習科學的,商學博士研究生,對心靈學、心理學、宗教、深層溝通等有所涉獵,自稱患上了“哲學性腦殘”,主要協助引導個案,面對心靈的負面檔案和心理建設。。。我想說的是,既然你是學習科學的,你應該知道,科學最注重實踐證明!那麼你有親自實修過真佛密法嗎?你雖然看過師尊的著作和一些佛教經典,但是你有沒有實際上去實修密法的經驗?你有沒有持誦過師尊及佛菩薩心咒達百萬遍?有沒有過跟自己的根本上師、本尊、護法相應的覺受?你有沒有過實修真佛密法之內法:寶瓶氣、拙火、明點、無漏、乃至無上密、大圓滿法?如果你有,那麼你寫出的文章才會真實可信;如果你沒有,那麼你怎麼可以批評謾駡一個你沒有深入瞭解、沒有實修經驗的珍貴法門呢?關於師尊,我也想問你,你有沒有在師尊身邊生活、親眼親耳親身觀察他的經驗?你有沒有像我們這樣在他身邊多年,時時聽他說法、接受他的灌頂、聽他的言談、看他的神情、觀察他對每一件事情的反應、瞭解他對每一位眾生的慈悲心?如果你有,你可以寫出的文章才會令人信服;如果你沒有,那麼從科學的角度來講,你的論文就是沒有親身實驗依據、沒有科學憑證、沒有公信力的!其實對於你們的誹謗,師尊是毫不在意的,他是安住無邊虛空的聖者,整個世界在他看來都是根本不存在的,何況是一個小小網頁中的幾句話?在師尊的境界裡,根本就沒有誹謗者、沒有被誹謗者、沒有誹謗這件事,根本就沒有你、沒有我、甚至沒有整個宗派和六百萬弟子,那麼想想看,你的那些辛辛苦苦撰寫的誹謗文章又算得了什麽呢?告訴你吧,就在昨天,當有人提及誹謗之事的時候,師尊淡然一笑,左手一揮說:那些事都不用跟我講,與我無關,我只是每日修法、寫作、畫畫、度眾而已。。。這是真的,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師尊每日都在快樂的生活著,快樂的修持、快樂的度眾、快樂的說法、快樂的寫作、快樂的畫畫、快樂的吃飯、快樂的睡覺、快樂的說笑著人間的種種可笑之事。。。我真的很想給你看看這些日子以來師佛的畫作,都是那麼的幽雅、那麼的閒情逸致,那麼的超凡脫俗,試想如果是一個心情憤怒或者憂鬱的人能畫得出如此優雅聖潔的畫作嗎?最令人激賞的是前天的那一幅畫:“快樂頌”!師尊竟然把音符融入了色彩斑斕的快樂之中,而最為奇妙的是,當晚的燦爛的晚霞竟然就和師尊的作畫一樣絢麗多彩!這就是蓮生活佛,我們的師尊,也是你曾經的皈依師父,在他的世界裡完全沒有你的誹謗,在他的世界裡一切都是清淨的,甚至在他的世界裡你也是未來佛!還有一件事,你一直希望我們跟你辯論,其實我們是可以跟你一起討論佛法的,是歡迎你提出各種學佛修行的問題,大家共同探討的,但是,你的網頁中充滿了謾駡和侮辱,充斥著低級的詆毀和髒話,這樣的網站我們怎麼可能去跟你討論佛法呢?那不是等於玷污了聖潔的佛法,降低了我們大家的品格,同時也污染了所有見聞者的心靈嗎?如果你真的想好好討論佛法和密法,那麼請你先把自己的網頁清理乾淨,把那些污穢的言語、偏激的用詞先清除掉,然後我們才在清淨、沒有偏見之中,心平氣和的探討佛法,這樣才會彼此都有受益,也令一切見聞者受益,你說不是嗎?同時我們也更歡迎你能夠親自飛來西雅圖雷藏寺一趟,我們一定會熱忱接待,彬彬有禮的待你,絕不會如你的網頁那樣惡言惡語相待,我們會安然的坐下來和你一同品茶,探討佛學之理。更重要的是,我們希望你能親見蓮生活佛本人,畢竟道聼塗説總不及親眼所見。我們希望你能夠親眼看看師尊是如何每日精進修法,四十年如一日恒持修行密法!看看師尊是如何每日做兩百個伏地挺身大禮拜,以致在地毯上留下深深的手印!看看師尊是如何每日堅持寫一篇文章,至今已經撰寫兩百三十本書的手稿!看看師尊是如何每日閱讀經藏,那種精神會使祖師們感動得從墳墓中跳出來為他鼓掌的!請你在師尊身邊細心觀察體會,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一言一行來觀察師尊,這樣的觀察才算是細緻入微。所謂開悟不是用說的,所謂成就不是用講的,而是生命中的每一刻、每一刹那、每一個狀態、乃至命運中的每一次遭遇、每一次波折都能體現出行者的境界和風範。說實話,還有一點忠告給你,你的網頁之中不僅充滿了謾駡和詆毀,還有很多的侮辱人格的言辭和照片,這些其實已經造成的人身攻擊,名譽傷害罪,已經觸犯了法律,雖然蓮生活佛是安住虛空的聖者,絕不會告人,但是宗委會以及被網頁侮辱的其他人卻完全可以採取法律手段,追究你們的法律責任。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在收集證據,準備有一天與你對薄公堂?最後,我想告訴你,其實我們也要感謝你,因為你的誹謗使我們更加的道心堅固;因為你的誹謗增加了我們的免疫力;因為你的誹謗使真佛弟子們萬眾一心,齊心協力一同建立了“真佛護法園地”!因為你的誹謗我們將系統化、長久化的反駁一切謬論,對過去、現在、未來的種種誹謗做個一次性清理;也更感謝你的誹謗使我們的修行更上一層樓,讓我們學會安住空性,成就無生法忍!只有經歷過洗禮的道心才是最堅固的!只有接受過糞肥灌溉的花才是最美麗的!只有在最污穢的淤泥中才會長出最純美的蓮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