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毀謗密教

~蓮生活佛盧勝彥在從前學佛,毀謗密宗的文章不少,我個人也看了一些,大部份批評密教有諸天法,把「諸天」納入佛法之中,是混雜了婆羅門教,甚至密教是婆羅門教。又說,修「氣、脈、明點」,非佛所說,與外道修氣功...
Read More

唸了800萬遍上師心咒也會退出真佛宗?

有毀謗者曾說他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十多年,也唸了800萬遍上師心咒,但最終仍然退出真佛宗。此人甚至反咬、誣陷根本上師並謾罵不休。假設此人的確唸了800萬遍上師心咒,為何會這樣呢?盧師尊的開示可用來解釋這...
Read More

真佛宗怎麼連這種弟子也有?

宗務以和為貴

~盧勝彥(摘自第59冊文集「真佛法語」在我們的宗派之中,由於皈依弟子已達八萬之數,俗語:「一種米,養百種人。」所以真心修法的弟子很多,但顛倒敗壞的弟子自然也不少。我們知道,學佛法,首先要...
Read More

真的有蓮花童子嗎?(二)

實有「蓮花童子

~盧勝彥敦煌石窟蓮花童子一位美國芝加哥的弟子姓董,他在皈依之後,一次又一次的來信。這位姓董的弟子,本人是科學家,重視「證據」,講的是「實事求是」的理智信仰,而不是盲目的信仰。董弟子的問題重點即是「請...
Read More

什麼是原始佛教 vs 部派佛教 vs 大乘佛教?

密教之論辯

~盧勝彥(摘自第122冊文集密教奧義書」)現在世界上流傳的佛法,在世界各國之間,其「儀式」、「衣飾」、「語言」、「宗旨」、「法義」等等,均已有相當大的差距,這種差距當然是自然形成的,因為這是時地的演變。但是,佛法是由「釋迦牟尼佛」首先傳播在娑婆世界,也是根源於印度傳來,這是絕對正確的。研究印度佛教的學者,一向把佛教在印度的發展,分成四期,也就是︰一、原始佛教。二、部派佛教。三、大乘佛教。四、秘密佛教。再把四期略略分析︰原始佛教以「聲聞為本」,而部派佛教「含攝了聲聞法與理論」,到了大乘佛教,就是以「菩薩為本」的一切皆空與萬法唯心的說法,最後的祕密佛教,就是密教。有學者如此認定,佛教在印度,從開始弘揚,到佛教滅亡,如同人的一生一樣,也就是「出生」、「童年」、「青年」、「壯年」、「老年」,結果就老死了,這發展又衰落,如人的一生。佛教興起於中印度之東,以後擴充到南印度、北印度,甚至東西印度,最後傳至國外地區,有南傳及北傳。西元四世紀之後,印度教及回教大盛,因此佛法日衰,終於覆滅。一般說來,佛教在印度的覆滅,很多學者認定︰一、印度教及回教大盛。(入侵破壞)二、佛教自身的腐化。關於「佛教自身的腐化」方面,有很多學者便怪罪在「祕密佛教」的頭上,也就是說,佛教的衰退是密教的關係,說的更明白些,是密教斷了佛法的慧命。然而,在深求印度的史實上,我發覺到一件事實,佛教的義理高過於其他的宗教,例如「大乘佛教」的三系︰「性空唯名系」、「虛妄唯識系」、「真常唯心系」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我倒是如此認為,佛教在印度衰退的主因,是印度教及回教,粗淺的義理,逐退了佛教的圓義。這是四個字︰「曲高和寡」。在印度佛教的史實上,「祕密大乘的密教」也不是一般性的佛學,而是有佛法的宗本,明白時空的流變,抉擇而洗鍊之,總之,密教應該是更適合時代的,更有益於人類身心的,有其奧義的,而非腐化的,更有創新的。佛教在印度覆滅的主因,我認為,印度教及回教入侵破壞是正確的,絕對不是密教的法,才退居旁流!在批評密教方面是︰「咒術」本是佛法所禁止的。然而,在事實上,並非如此──例如︰摩訶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大乘佛法」中有無盡之咒。「陀羅尼」還是「五藏之一」。「咒」有種種勝義,是述之不盡的。在「真言咒」中,含藏了諸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加持」力,這是諸佛菩薩大悲心的流露,正是攝持眾生的力量,是感應道交的方法,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宗咯巴祖師說︰「持咒是持心,唸佛是唸身。」如果持咒被禁止。唸佛更要禁止了。弘法大師「空海」說︰「五大皆有響,十界具言語,六塵悉文字,法身是實相。」佛教學者批評密教︰佛陀與人間的弟子,勝過三界的天神,這是佛法的根本立場。由這個立場演變成,佛弟子不用恭敬天神,不頂禮祈禱讚嘆,凡是天神的法相,一律請出佛寺。學者批評密教,密教廣納諸天神,三界諸天全在密教曼荼羅之中,對空行勇父、空行母特別的禮敬,對大梵天、帝釋天、四大天王的鬼神眾敬信與禮拜。密教有很多金剛護法神,五大金剛、八大金剛、十大金剛,有無數的執金剛神,有無數的大力鬼王、夜叉菩薩、羅剎....。學者認為,密教廣納諸天,敬信諸天,禮拜諸天,這是密教摻雜了印度教的色彩,在這方面,被學者大力的批判。在這方面,我解釋如下︰在原則上說來,佛陀及人間的弟子,由於佛法的超勝,確實勝過了三界諸天的果位。在佛典上,我們可以看見諸天對佛陀的恭敬、讚嘆、皈依、信受、護法的精神。沒有錯,佛陀的弟子,不應該去皈依諸天神眾,反而是諸天神眾要來護持佛弟子,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但是,我要反問一句,當諸天神眾來護持我們的時候,我們可以對祂們不理不睬嗎?祂們來護持佛弟子,我們恭敬、讚嘆、供養,錯了嗎﹖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原則問題──原則上,佛弟子因學佛,其果位超勝天界諸神。諸天要來自動皈依護持。然而,我們要感謝諸天的護持,讚嘆祂們,敬禮祂們,供養祂們,表達我們深深的謝意。(念天法門)密教曼荼羅中,佛菩薩主尊的曼荼羅,一定在壇城的正中央,其外圍才是諸天護法及金剛神將,這是表徵「主從」的關係,我所見的曼荼羅,沒有護法居中央,佛菩薩在外圍的。密教金剛界、胎藏界曼荼羅,正是如此表徵「主從」關係的。誰是主?誰是從?要皈依誰,要恭敬誰,大家清楚明白。如此分別清楚,怎會被批評「神佛不二」、「天佛一如」、「神佛不分」,怎會混淆不清呢﹖在密教裏,分︰一、佛部。二、菩薩部。(蓮華部)三、金剛部。四、諸天部。五、二乘部。(羅漢、聲聞)我個人如此認定,反過來說,密教對「佛」對「天」的界說,更清晰,更詳盡,更不含糊。學者批評密教︰佛法的第一義是八正道,是「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依正確的知見而修行,才能達成眾苦的解脫。所以在五根「信、精進、念、定、慧」中,由定慧相應而引發無漏慧,佛法是理性德行修心的宗教,沒有所謂密教的「修風」(氣)、「修脈」、「修明點」的,修「氣、脈、明點」的,是外道,是神仙,而不是佛法的正見。我回答如下︰釋迦牟尼佛早期教導弟子要守住四清淨,就是「身、語、意、命」,其實這就是八正道的「正語」、「正業」、「正命」。密教一開始,就要弟子「身清淨」、「口清淨」、「意清淨」,這正是佛陀的教法,毫無偏離。接下來的「氣、脈、點」的修法,是在修「正定」,也是八正道。氣──「正語」。(語)脈──「正命」。(身)點──「正念」。(意)密教修「氣」就是修「心」,這是「心平氣和」,以調「氣」來調「心」,「氣、脈、點」可以說是方法(法門),也是一種方便,其真正的目標是「正定」,「氣、脈、點」通「正定」的法門。龍樹菩薩說︰「愚者以為乖錯,而智者得般若波羅蜜故,入三種法門無所礙。」學者說︰「氣、脈、點是外道。」我說︰「正是八正道。」佛教學者攻擊密教最厲害的,當然是「欲樂定」(雙身法),指秘密雙身大法,男根插入女性密處,實現大樂,是欲界天,例如仞利天、四天王天的男神天女交合而不出精,由此欲樂的身相,去學習禪定,如何是清淨的佛法﹖學者攻訐密教的無上密部(三灌),男女雙身修法,類似印度教大自在天(喜瓦)的男根,插在天后(巴瓦娣)的密輪,在印度教,對男女性器的崇拜,也搬到佛陀的教法之中。學者批判密教,三灌無上密部的雙身法,崇拜女空行母,和女瑜伽行者,「摩愛途拏」(淫欲交歡),這是肉體的興奮法,密教行者用強烈的藥物來刺激及修行氣之堪能,達到男女交合最高的興奮,這是愛欲混合起來的儀軌,這類修祕密行的瑜伽行者,早已和根本佛教的行止相違背。我的聲明如下︰今日的密教,並不完全實修「雙身法」,至少已分成兩派,有一派主張修「單身大樂」,另有一派主張修「雙身大樂」。單身──指修幻身。(觀想)雙身──指修實體明妃。在單身方面,宗咯巴祖師是單身成就,近代方面,諾那上師是單身成就。在雙身方面,蓮華生祖師是雙身成就,近代方面,陳健民上師是雙身成就。這兩派,各有各的理由,我們先撇開不談。有人問我的主張﹖我說︰「出家人修單身成就,在家居士,可以同自己的妻子修雙身成就。」事實上,「欲樂定」(雙身法)確實條件苛刻,並不是人人可修的法,在密教的戒律之中,已限制非常嚴苛,一不小心,就是下金剛地獄的。行者的條件,是密教二灌已成就,定力堪能具足,百無一失,明白空勝解力。這是「空力」、「樂力」、「氣力」的統合。(空色一如的雙運)同時要真正明白的金剛上師親自教導技術及儀軌,實在是不簡單的不簡單。所以,蓮華生大士說︰「毒蛇的口中取珠。」就是指這種「具貪行」。「雙身法」有何益?我在前文中,已指明,運氣沖脈開,五輪開,淨光顯,常樂我淨,俱生喜轉俱生智,虹光成就。現在,我來說說「雙身法」的奧義──在人世間之中,最大的貪欲,無非是「財色」二個字,尤其是色,色不迷人,人自迷也。從古至今的行者,莫不是「禁欲」者,當然是「禁財」、「禁色」,免得受「財色」污染而不淨!而密教雙身法的奧義是說,運用「極貪」的行為,在「貪」道中修,在「大樂」的「具貪」行為之中,由「貪」產生「定」的大功夫,是真實大力的大禪定。在最大貪欲中,不漏失。(不失精)在最大貪欲中,得空勝解力。(空力)在最大貪欲中,得俱生智。(慧力)由最大的貪欲,得最大的清淨,也就是污泥中出生蓮花,這是最殊勝的。試想一想,在最大的貪欲中,也有大禪定力,豈不是第一清淨。法華經說︰「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圓覺經說︰「諸戒定慧及淫怒癡,俱是梵行。」龍樹菩薩說︰「一切法正,一切法邪。」我在這裡,想告訴大家的是︰「離欲行」──是佛法。「波羅密多行」──是佛法。「具貪行」──是佛法。我個人領悟到,龍樹菩薩的「一切法正,一切法邪」這句話的要義,原來是「心」的作用也。心正,法亦正。心邪,法亦邪。我亦如此明白告示︰「欲樂定」重在「氣功」及「定力」(空性),實不易修習,多生過患,極難極險,修者容易反生貪欲,助長貪欲,易墮金剛地獄也。學者攻訐密教的咒術,是巫術,其儀軌是婆羅門(印度教)的儀式,例如密教的火供(護摩),在祅教也有,猶太教也有,印度教也有,根本是外道的儀式。學者又說,五大護祕經,也是巫術咒語︰一、密護出離罪孽及其他凶惡的大隨求陀羅尼。二、抵禦惡鬼的守護大千國土經。三、抵禦蛇鬼的佛母大孔雀王經。四、抵禦惡星、野獸、毒蟲的大寒林聖難拏陀羅尼。五、袪除疾病大護明大陀羅尼經。學者指稱,全是巫術。另外,「護摩」的功用,其目的是祈禳──息災治病。增加利益。獲得敬愛。戰勝敵人。又,守護人,不受惡星惡鬼的侵犯,壽命的延長,身體的健康,甚至超度亡者往生,獲得種種寶物,取得王位,求到最美麗的伴侶.....。全仗火供(護摩)的祈禱。學者認為,這不是佛法,全是外道行為。我的論辯如下︰今天的稱名念佛的淨土宗,受到大乘佛教界的尊重,「老實念佛」就可以往生淨土。念佛法門,固然可淺可深,但信願堅固,一心不亂,就可以有成就,今日,淨土念佛盛行,我認為是「易行」二字的影響。我們再回頭看看密教︰密教依止「持咒」,持咒方式和念佛方式相同,持咒是「持心」,念佛是「念身」。為什麼「持咒」就是巫術,「念佛」就不是巫術﹖我認為︰「念佛」「持咒」都是成佛的特別方便。造成巫術的誤會,原是佛教學者觀念上對「咒」的偏見,佛教學者一見「咒」字,就以為是咀咒的巫術了。對於「護摩」火供,我的見解如下︰大日經云︰「護摩是如來之慧火,能燒棄因緣所生災橫。」大日經云︰「以煩惱為薪,智慧為火,以是因緣,成涅槃飯。」「護摩」有內外之分︰內護摩──以自身為壇,入火光三昧,除貪瞋癡煩惱。(出世法)外護摩──立護摩壇,燒供品,如儀軌行法,息、增、懷、誅。(入世法)密教把「火」看成四種代表︰一、般若──明燈般的智慧。二、清淨──消除一切罪業及煩惱。三、除障──一切障礙得已除盡。四、供養──最好最清淨最完全的獻供。(聖化)我很簡單的解釋了「護摩」的奧義之後,我再論辯如下︰密教行者入「火光三昧」,煩惱解脫,明心見性,自己的心光發露,佛性顯現,這是外道?密教行者,以護摩壇,擺上精細的供品,用上周全的儀軌來供養佛菩薩,儀式莊嚴,結印、持咒、觀想,人人見之,發殷重心,這是外道?一般寺廟,放上供品,唱唱念念,佛前大供,最後迴向,這就不是外道?立護摩壇,行火供養,就是外道。擺上供品,唱唱念念,就不是外道。這真是豈有此理!有些學者以為,護摩(火供),在聖經中有記載,是猶太教用過的,祅教是拜火教,印度婆羅門有火供,有事火外道,這「火」是外道的象徵,假如學者如此認為,反正外道用過的,佛教就不可以用,佛教是正教,外道用的全要剷除。好了,那我問你,你家裏用不用火煮飯,假如你用火煮飯,算不算「外道飯」﹖我個人認為,護摩(火供)的儀軌,由於莊嚴殊勝,易增長其內薰力也,供養是事業,內薰力是心力,由心力產生的力量非常大,我等雖供養一片香,或一朵花,或一點點清水及乳品,但由於心的變化,增長內薰力,更使出離神速也,我自己本人有如此的覺受,這是非同小可的。又很多學者說,密教間以神通助化,神通者不足恃也,佛陀一樣喝斥神通。我答,神通皆功行成熟,契徹心源,自覺本智,現量發聖,非咒力幻術,全是自然而然的,如果是自然而然的證量,佛陀並不喝斥。真正佛法,令一切眾生,增長法身慧命,薰習正法種子,真正的密教,不該捨棄,若是偽法,是令一切眾生斷絕法身慧命的,我們辯論佛法,應如是觀。我們密教諸法,從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大乘佛教演化而來,有歷史,有教理,有無數大成就者,這就是可印證者。一切眾生,增長法身慧命,薰習正法種子,真正的密教,不該捨棄,若是偽法,是令一切眾生斷絕法身慧命的,我們辯論佛法,應如是觀。我們密教諸法,從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大乘佛教演化而來,有歷史,有教理,有無數大成就者,這就是可印證者。
Read More

為何「笑談盧勝彥之文殊結夏安居論」令人搖頭失笑?

轉貼:蓮花文洋的蛋頭學者的偏見」盧師尊的一篇《文殊菩薩的異行》引來蛋頭學者的猛批,這位擁有博士頭銜的蛋頭學者,自許博古通今,妄想瞞天過海欺騙沒看過大藏經的讀者,其實連他自己也沒看過。可惜啊!遇到敝人算你倒楣,我不敢自稱博古通今,至少我會先看原版古文資料,不像你整篇文章都是在自言自語,連個成語典故也不會用,由此可見以你的中文程度如何能詮釋大藏經裡頭記載的《文殊菩薩的異行》呢?蛋頭學者為了掩飾自己看不懂古文,於是他就自創「毒牛奶理論」,他說例如有一杯牛奶參入砒霜,那麼這杯牛奶還能喝嗎?答案當然是不能喝!妄想以此歪理說服讀者大眾《大藏經》是偽經。敝人以《大正新脩大藏經》為例,總共二十六部約三千本經典,如果裡頭只有十本是「偽經」,那麼是不是其他兩千九百多本的經典也都是偽經呢?這種邏輯不通的偽科學才是害死人的毒砒霜,洋博士為了圓謊連歪理也說得像真的一樣!《文殊菩薩的異行》在大正新脩大藏經第十四冊《佛說文殊師利現寶藏經》已有完整的記載,那麼還有沒有古德高僧解釋過這個典故呢?有的!就是收錄在卍新纂續藏經第六十七冊《萬松老人評唱天童覺和尚拈古請益錄》其中的第一則《文殊過夏》。洋博士大放厥詞聲稱要揭開盧師尊的真面目,這篇《文殊過夏》就是原典的古文註解,你看過了嗎?敝人再一次請教這位洋博士你看過這篇由曹洞宗高僧萬松行秀禪師的「評唱」嗎?為免你看不懂評唱二字,誤以為是評論唱歌之意,我先幫你註解一番,評唱:品評提倡古人之說也。如果還是看不懂,請您請教你的華〈中〉文老師以免又要鬧笑話也!說來真是天助我也,六月四日小弟我到雪蘆基金會當義工,基金會林師姐拿了一本書給我看,書名就叫《禪學要籍請益錄》由廣文書局出版,翻開書本一看真令我喜出望外。之前為了駁斥這個亂寫一通的蛋頭學者,花了很長的時間查閱大藏經才把《佛說文殊師利現寶藏經》找出來,印證師尊所言不假真的有這段典故,想不到卻被他胡謅成盧師尊盜用古文欺矇世人。這種連經文出處都不知道的蛋頭學者,說真的我為他感到悲哀,為了辱罵盧師尊連佛經都可以曲解,難道連自己的學術素養,學者風範也可以拋棄了嗎?此書的第一則《文殊過夏》就是被這位蛋頭學者曲解成文殊菩薩到處犯邪淫的那一篇,請各位大德仔細看看曹洞宗高僧萬松行秀禪師對這段經文的註解,真相即可大白!原文恭錄如下:第一則文殊過夏舉世尊因自恣日。文殊三處過夏。(大人得自在)迦葉欲擯出文殊(小縣多官防)才近椎。乃見百千萬億文殊。(更有文殊。是文殊者)迦葉盡其神力。椎不能舉。(大庾嶺頭。不似今日)世尊遂問。汝擯那個文殊。(打云這個)迦葉無對。(早知今日成閑管。悔不當時用好心)天童拈云。金色頭陀。有心無膽。(慚惶銅面具。叵耐鑞愴頭)當時盡令而行。(和尚禪床。不多穩便)莫道百千萬億文殊。只這黃面瞿曇。也與擯出。(珍重天童與萬松)若能如是。不唯壁立真風。(是甚汗臭氣)亦令後人知我衲僧門下。著你閒佛祖不得(知君眼窄)。師云。梵語曼殊室利。此云妙吉祥。一曰濡首。或曰妙德。或稱童真。一曰法王子。蓋教中謂。信首文殊為小男。位後普賢為長子。梵語迦葉。此云飲光。一曰大龜氏。或號摩訶迦葉。揀異優樓頻螺。伽耶。那提。三迦葉波。此二大士。雖示菩薩聲聞。一是七祖佛師。一是宗門鼻祖。所為自恣日者。非謂夏末自縱放逸。律中恣舉見聞疑罪。文殊三處過夏。一月在王宮。一月婬舍。一月小童學。迦葉既掌叢林規矩。見伊破夏敗群。不可放過。佛果道。大象不遊兔徑。燕雀安知鴻鵠。法華道。乃至於王後宮。現為女身。而說是經。乃至虎穴魔宮。正好神通遊戲。一等自了漢。東行不見西行利。巧兒做處拙兒嫌。二祖所謂我自調心。非干汝事。迦葉內秘外現。舉椎欲罰。乃見百億文殊。盡其神力。椎不能舉。直饒踢倒靜樁。大似打破戽斗。誣人之罪。以罪加之。正賊走了。邏蹤人吃棒。所以世尊道。汝擯那個文殊。萬松道。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迦葉飲氣吞聲。大似啣冤負屈。贏得天童道。金色頭陀。有心無膽。金色者。昔有貧女。得一金珠。倩鍛金師。補佛像面。皆報金色。映奪天光。故號飲光。弊服五錢。乞食貧裡。小乘律中。行十二事。梵網經中。用十八物。故號頭陀。亦曰杜多。亦言抖擻。蓋振衣彈冠之義。天童點伊鵰心雁爪。能做不能當。當道掘坑。路見不平。所謂矢到弦上。不可不發也。把瞿曇一時擯出。且留迦葉看堂。既圖壁立真風。亦合權留佛祖。不見道。花又不損。蜜又得成。萬松和尚評唱《文殊過夏》在文章括號裡已點出重點,敝人才疏學淺,身為後生晚輩實在不宜再做註解,所以只能在此提出敝人的拙見供各位大德參考。文殊師利菩薩是七佛之師,大迦葉尊者是禪宗初祖,兩人都是道行高深的行者,但是有某些行者只相信小乘佛法,認為大迦葉尊者依戒律趕走「犯戒」的文殊師利有何不對呢?其實這就是見識不夠寬廣的結果,所以萬松和尚會說文殊師利是大人得自在,迦葉尊者是小縣多官防。迦葉尊者一起念想把文殊師利趕出僧團,為何會看到百千萬億文殊,佛陀還問迦葉尊者:你要趕走那個文殊呢?用白話文來說就是:「迦葉啊!那個地方沒有佛呢?要不要連我也一起趕走呢?」萬松和尚說得好:「知君眼窄!」用白話文來說就是:「迦葉尊者你只知死守戒律,不知活用戒律。」所以犯戒的是誰?聰明的人應該心知肚明,犯戒的人是迦葉尊者。達摩祖師說:「我本求心不求佛,了知三界空無物。若欲求佛但求心,只這心這心是佛。我本求心心自持,求心不得待心知。佛性不從心外得,心生便是罪生時。」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心生便是罪生時」這一句對尚未悟道的行者,你是左想也不通,右想也不通的,迦葉尊者一樣犯了相同的弊病!所以佛陀問迦葉你要趕走那個文殊,迦葉會無言可對。萬松和尚的註解:就是趕走這個犯戒迦葉啊!萬松和尚還將迦葉的心聲說了出來:早知道我今天會變成多管閒事,不如先把自己的心管好!看到這裡真是大快人心,這才是正確答案嘛!蛋頭學者你看得懂嗎?第二段有提到一個典故,佛說法華經五千羅漢退席,為何會如此呢?因為羅漢無法認同佛陀所說的密意,「大象不遊兔徑,燕雀安知鴻鵠。」正是如此這般啊!蛋頭學者說盧師尊文章中的「密,密,密。」是為了幫自己犯戒找藉口,請教這位洋博士你到底有沒有看過《法華經》呢?我知道你又會說《法華經》是偽經,請看了經文再說吧!以下恭錄數段經文給各位大德做為佐證:一、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殷勤三請。豈得不說。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說此語時。會中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五千人等。即從座起。禮佛而退。所以者何。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世尊默然而不制止。爾時佛告舍利弗。我今此眾。無復枝葉。純有真實。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汝今善聽。當為汝說。舍利弗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二、佛告舍利弗。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如優曇缽華。時一現耳。舍利弗。汝等當信佛之所說,言不虛妄。舍利弗。諸佛隨宜說法。意趣難解。所以者何。我以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演說諸法。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唯有諸佛乃能知之。所以者何。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三、止。舍利弗。不須復說。所以者何。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四、爾時佛告舍利弗。止。止。不須復說。若說是事。一切世間諸天及人。皆當驚疑。舍利弗重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惟願說之。所以者何。是會無數百千萬億阿僧祇眾生。曾見諸佛。諸根猛利。智慧明了。聞佛所說。則能敬信。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法王無上尊惟說願勿慮是會無量眾有能敬信者佛復止舍利弗。若說是事。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當驚疑。增上慢比丘。將墜於大坑。爾時世尊重說偈言。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以上是《法華經》的部分經文,佛陀深知第一義諦法不是一般人可以信受的,所以佛陀才會說:「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佛所成就第一稀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換言之,蛋頭學者怎會相信,文殊師利可以變化成女生到國王後宮講經說法,而不是你自己瞎編的淫亂後宮!文殊師利還可以到妓院為妓女講經說法度化淫女,你會相信嗎?當然以你的程度是不可能相信的,你心想文殊師利到妓院不是嫖妓還能做什麼好事,對吧!妓女一樣具足佛性,一樣可以修行成佛,你是不會懂的!萬松和尚道:「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以你的文筆來推斷你的智慧,絕不可能勝過這兩位大禪師,你拿什麼份量來評論文殊師利,我這樣說不過份吧!迦葉尊者沒膽識到妓院去廣度妓女,那敢跑去國王後宮為王妃講經說法呢?所以迦葉看似受到委屈,但天童覺和尚則說:「金色頭陀,有心無膽。」有道是半桶水響叮噹,半桶水博士特別喜歡賣弄自己的專長,商學院博士、心靈諮詢師、催眠治療師,這一長串的學經歷跟佛學一點也搭不上邊,你想用這些「學問」來揭發盧師尊的「真面目」會不會有點可笑呢?妄想用這些學經歷來誤導讀者,以為你真的學究天人,你不覺得羞愧嗎?連禪宗初祖大迦葉尊者都無法測知文殊師利菩薩的「真面目」,還被佛陀告知你要跟文殊師利道歉,你到底看到盧師尊什麼「真面目」?要不要也學學迦葉尊者知恥近乎勇承認自己的過錯,迦葉尊者道:「吾已見文殊師利所現,假使我欲講說文殊師利智慧具足無有盡時,菩薩境界之行而無限量,我以無智故撾揵。」學者啊!學者啊!學者就是要學著點!那天你真的開悟明心見著盧師尊的「真面目」,屆時敝人一定對你恭敬頂禮賠不是,原來你也是大菩薩啊!最後敝人以萬松和尚圓寂前留下的偈語與你共勉:「八十一年,只此一語,珍重諸人,且莫錯舉。」錯舉不如不舉,作學問可以大膽假設,但也須小心求證,帶著偏見寫文章,只會玷污自己的學術地位喔!
Read More

四十歲 vs 六十歲

~Morga在毀謗網站上有人特別提出:「盧師尊說六、七十歲時看起來仍會跟四十歲一樣但這件事並沒有發生」來質疑盧勝彥師尊不是有大法力的活佛。雖然這是一個幼稚的論點,有時也很幼稚的我想發表一些感想。首先...
Read More

真的有蓮花童子嗎?

蓮花童子有啊嘸?

~盧勝彥今日的宗教界諸師,有的直接講:「佛教根本沒有蓮花童子!有的存疑:「蓮花童子有啊嘸?而我在二十六歲那一年,被佛菩薩帶上「聖界」,指一白光閃閃者,謂我是:「你是蓮花童子!於是,我以「大白蓮花童子」自居,因我是親證者,自然堅信無餘。...
Read More